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民间故事:元宵节当晚,小伙陪妻子猜灯谜,猜中谜底吓出一身冷汗

2023-02-22 05:59:25 890

摘要:又到一年元宵节,这天晚上陈晓和妻子早早吃过晚饭,打算到街上猜灯谜,赏花灯。刚要出门,陈晓的丈母娘刘氏就恶狠狠地骂道:“大晚上的不在家里待着,又想出去鬼混!”陈晓的脸色陡然一变,正准备发作,妻子玲儿拉着他的手说道:“母亲,今天晚上街上很热闹,...

又到一年元宵节,这天晚上陈晓和妻子早早吃过晚饭,打算到街上猜灯谜,赏花灯。

刚要出门,陈晓的丈母娘刘氏就恶狠狠地骂道:“大晚上的不在家里待着,又想出去鬼混!”

陈晓的脸色陡然一变,正准备发作,妻子玲儿拉着他的手说道:“母亲,今天晚上街上很热闹,陈晓也忙前忙后这么久了,我们就是出去散散心,很快就回来,您不必多虑。”

刘氏冷哼一声,没有说话,转身回到了屋里。

自从三年前入赘到刘家,陈晓一直任劳任怨,婚后的第二年,刘老太爷撒手归西,陈晓像亲儿子一样为他守灵三天三夜,哭得比亲儿子还伤心。对待刘氏,也是尽心尽力,每天早晚请安,亲自伺候。

可只因为陈晓家境贫寒,又父母双亡,让刘氏觉得这小子入赘刘家是贪图刘家的财产。刘老太爷在的时候,有他劝阻刘氏,陈晓的日子还好过一点。刘老太爷刚走,刘氏就对陈晓百般刁难,就连她女儿玲儿都看不下去。

可惜,明王朝以孝治天下,老百姓把孝顺父母看得比天还大。玲儿只能一边好言好语劝解母亲,不要为难陈晓,一边多呵护陈晓,让他也不要跟母亲起冲突。

一开始陈晓还能忍,最近这段时间,刘氏老是觉得自己吃不下饭,疑神疑鬼,老觉得有人要害她,动不动就讽刺谩骂陈晓,好几次陈晓都想动手给她几个巴掌,但考虑到玲儿,还是忍了下来。

今天本来是元宵节,皇帝亲自下令,放开宵禁,让老百姓热热闹闹过个节。陈晓也早早和玲儿盘算好,去放一盏花灯,祈求今年顺顺利利。却被刘氏搅了心情,好生没趣。

玲儿看到陈晓心情低落,想哄哄丈夫,就趴在丈夫脸上亲了一口,陈晓见妻子这么哄自己,也是好笑又感动,这才开心一点。

“娘子,待会儿我们先去放一盏花灯,然后我们就去猜灯谜,我要给你赢最丰厚的奖品,你说好不好。”陈晓一脸宠溺地看着玲儿,柔声说道。

“听说今年的奖品有兔子呢,那我就要一只小兔子,夫君你可要努力了。”玲儿娇声说道。

“没问题!”陈晓爽快地答应。

这时他们两人都没有注意,一个蒙面人趁着夜色,偷偷溜进了刘府。

陈晓和玲儿先是来到了河边,两边已经挤满了人,有大人有孩子,大家都想趁机放灯讨个吉利。两边有很多卖花灯的小贩,玲儿是属兔的,特别喜欢兔子,就专门挑选了一盏兔子造型的花灯。

两人找了一个人少的地方,陈晓把花灯点上,两人一起托着,放入了水中,然后对着花灯,双手合十,一人许了一个愿望。

“玲儿,你许了什么愿望啊?”陈晓一脸坏笑地看着妻子。

“不告诉你,除非你先告诉我你许的什么愿望”玲儿俏皮地说道。

“我希望今年你能给我生个大胖小子,希望我们一家三口能一直在一起,”陈晓嬉皮笑脸的说道。

“想得美,谁要给你生儿子了,”玲儿有些不好意思,直接跑开了。

“等等,你还没告诉我你许的什么愿望呢!”陈晓在后面追着,故意保持一些距离。

俩人追追赶赶,来到了猜灯谜的地方。

这里猜灯谜的摊子有很多,猜灯谜的人更多,只要花一文钱,就可以猜一次,猜中有奖。根据灯谜难度不同,奖项设置的也不同。

玲儿一眼就相中了一家桌面上摆着兔子的铺子,摊主是个看起来五十多岁的男人,戴着一顶毡帽,看起来很像个生意人。

玲儿指着最难的,奖品却是兔子的那个灯谜说,我们就要这个。

陈晓无奈地付过钱,打开字谜一看,上面写着--乱坟岗里安家。

陈晓一看吓了一跳,只有死人才在乱坟岗里安家,他有些生气,好端端的过个节,为什么要弄这么不吉利的字谜来。

他直接呵斥摊主:“这位老板,过节就图个吉利,为什么你要弄个死人的谜底来吓唬人,这不是找骂吗?”

摊主见陈晓有些生气,笑呵呵地说道:“公子勿恼,这是一位高人专门安排在下放置的,那人说今晚会有一位公子和一位小姐来我这里猜谜,而且一定会选中这张字谜,到时你只需要把兔子和这张纸条交给他即可。”

说着,他把装着兔子的笼子还有一张纸条递给了陈晓。

陈晓有些不明所以,打开纸条,上面写着:事关你的生死,今晚三更,同福客栈见。

陈晓有些害怕,是谁在背后捣鬼?

担心妻子担心,他找了个理由,说自己要去探访一位故人,就先安排人把玲儿送了回去。玲儿只顾着要喂兔子吃食,也没多想,就先回家了。

三更已到,陈晓一个人来到客栈,走进客栈,只有二楼窗边还有一盏灯亮着,值夜的店小二已经睡着了。

黑暗中,楼上传来声音:“来啦,上来吧。”

陈晓知道,这是在说自己,就上楼坐到那人的对面。

那个人在烛火下看起来特别苍老,仿佛已经油尽灯枯,两只眼睛透露出掩饰不住的疲态。陈晓很纳闷,这样一位老人,大半夜找自己做什么。

老人看出了他的疑虑,直接说道:“不要怕,你家祖上与我有恩,今天喊你来是救你的。你那位丈母娘,已经找好了杀手,正准备杀了你呢。不过你也不要怕,杀手刚才已经被我解决了,如果你愿意,你丈母娘我也可以顺便帮你解决。”

陈晓不敢相信,丈母娘真的要对自己痛下杀手,他也不觉得对面这个老人真的好心帮自己。

见陈晓不说话,老人似乎看明白了他的心思,从怀里拿出一封信,递给陈晓。

信上写着:“今晚三更,除掉陈晓。”看字迹,分明就是自己丈母娘的,陈晓的心凉了。

接着老人又从旁边的盒子中掏出一只血淋淋的耳朵,告诉陈晓这只耳朵的主人属于那个杀手的,只要他愿意,天亮以后,丈母娘的耳朵也会送过来。

陈晓还是无法完全相信老人的话,但不再害怕,至少这位老人不会害自己。

他开口说道:“杀手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江湖绰号胡一刀”老人淡淡地说道,然后笑着说:“杀他我确实也只用了一刀,怎么样要不要我帮忙除掉你丈母娘啊,不然你还会有生命危险。”

陈晓很想点点头,但想想玲儿,他还是不忍心。于是说道:“谢谢你的好意,剩下的事情我自己可以处理。”

说完转身消失在了夜幕中。

第二天一大早,陈晓端着一盆热水,服侍丈母娘洗脸。

他刚走进门,刘氏一见他像见鬼一样惊呼一声,看她的表情这么惊慌,陈晓断定昨夜那个老人的话说的是真的。他眼中的杀意一闪而过,不过还是笑着说:“母亲大人安好,女婿服侍您洗漱。”

刘氏的内心,早已翻江倒海,她不明白自己花重金请的杀手,怎么没有解决掉陈晓。

心里正盘算接下来该怎么办,陈晓说道:“今天早上听说官府发现了一具尸体,那个人好像有个绰号叫胡一刀。”说完这话,陈晓冲着刘氏笑了笑。

刘氏再也站立不住,直接坐在了凳子上。见她这副模样,陈晓又说:“看来母亲大人累了,我让厨房煮完粥,稍后给您送过来。”

刘氏心里清楚,陈晓已经知道了自己做的事情,胡一刀一定是被他杀的。自己这几年对他一直不好,陈晓一定会报复自己的。想着想着,刘氏心一横,打算再请一位杀手。

这次她花了一万两白银,请了江湖十大杀手之一的白狼,想着这次一定能除掉陈晓。

一个星期以后,刘氏的房间出现了一个木盒。刘氏打开一看,是一根血淋淋的手指,上面还戴着一枚翡翠戒指,那戒指正是自己当时派人送给白狼的定金。

刘氏彻底坐不住了,她本来就疑神疑鬼,吃不好睡不好,这下彻底崩溃了。

又过了一会儿,陈晓端着一碗粥过来,刚走进房间,就看见刘氏的身子直勾勾地悬挂在一根白绫之上。陈晓一摸刘氏的鼻息,早已没了生机。

陈晓赶紧安排人把刘氏放了下来,不让妻子看到。

他撒了一个谎,声称刘氏突发疾病而死,还特意请了郎中给妻子解释,妻子这才相信。

在刘氏的葬礼上,陈晓哭得异常伤心。刘家的亲友看到陈晓这个样子,都夸刘家找了一个好女婿。

下葬的那天,一个老者站在路边,看着送葬队伍路过。等队伍走过,老者竟活生生从脸上撕下一张面具,面具之下哪还有半点老人的模样,分明是一个俊俏的男儿郎。

一年以后,刘府传来了一阵婴儿的啼叫声。

第二天,刘府的牌匾换成了陈府。

又过了多年,大家都只记得这里有个陈府,再也不记得当年这里还有一个刘府。

(声明:本故事纯属虚构)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